汉邦

汉光

鹤城区罗汉果苷

鹤城区罗汉果苷 图2 -78 Suosan及其同铟物的化学结构本味之素公司提出另一种对天冬氨酰基进行改进的方法,就是给W-端天 冬氨酰残基接上第三个氨基酸,制得甜三肽化合物。至于在…

鹤城区罗汉果苷
图2 -78 Suosan及其同铟物的化学结构本味之素公司提出另一种对天冬氨酰基进行改进的方法,就是给W-端天 冬氨酰残基接上第三个氨基酸,制得甜三肽化合物。至于在C-端连接的三肽化 合物,将在下面讨论。在他们所制备的24种三肽中,最甜的一种是阿斯巴甜衍 生物[丨48],其甜度与阿斯巴甜一样,如表2-62所示。令人不解的是,从氨 基丙二酸同型物衍生来的三肽[149]却没有甜味,[丨50]之类的四肽化合物是 苦的,表明在甜受体上没有足够的空间来接受两个新增加的氨基酸。很显然,尽
纽甜(Neotame, NTM)是美国纽特公司继阿斯巴甜之后,耗资8000万美元 而开发出的一种最新产品,代表者强力甜味剂研究领域的最新成就。它是根据人 体甜受体的双疏水结合位假设,在阿斯巴甜分子上结合一个疏水基团而形成的阿 斯巴甜衍生物。它可以同时作用与人体甜受体的2个疏水结合位,因此甜度大大 增加,比蔴糖甜6000?10000倍,比阿斯巴甜甜30 ~60倍。
(-)L41基因的改造
时所感到的甜度要比此数值大或小。例如,与2%蔗糖溶液相比,它的甜度是40 倍,但与20%蔗糖溶液相比,其甜度只有24倍,这可能足由于髙浓度的甜蜜素 带来了苦后味的缘故。但这种苦后味只有在高浓度条件下才出现,通常使用范围 内不会感觉到。表6-2所示为在不同浓度下甜蜜素相对于蔗糖的甜度。总的说 来,甜蜜素的甜味特性甚佳。
注:NAS由粉红色表示,NBS由蓝色表示。
Birch及其同事通过对单糖和二糖进行化学改性,主要娃通过醚化、酯化或 取代一个至数个羟基团等方法,来探寻分子中包含在生甜团内的羟基,并命名为 X/AH/B系统。对于葡萄糖分子来说,首先可以排除最基本的6-羟基和1 -羟 基团,因为甲基-D-吡喃木糖苷具有甜味。4,6-0-甲基和甲基《-D-吡喃 葡萄糖苷衍生物不具有甜味,因而也排除了 2,3-乙二醉[邻位倾斜(偏转) 羟基],这样就只有3 -和4 -羟基才有可能构成AH和B单元。通过考察3 -羟 基取代的吡喃匍萄糖苷和木糖苷分子结构,可知3-羟基为B基团。蔗糖分子中 的某些羟基对甜味当然有作用,因此人们选用很多方法来掩盖、改变或替代蔗糖 分子中各个专一的羟基,利用生成的各种衍生物就能研究蔗糖甜味与结构的 关系。
用酶-化学联合方法制备纽甜可以进一步通过固定化酶技术将脂肪酶或酯酶 固定在硅胶、次乙酰塑料(Celite)、DEAE-Sephadex、CM - Sephadex等类似的 固定相上。酶的固定化,不仅可以方便地实现酶的循环利用,还可以很容易地分 离酶和产品,使酶-化学法生产纽甜有着更大的优势。
图3 -34所示为在单糖专--性果糖转移酶合成S -6 - a过程中,底物和产物 浓度的变化。从图中可以看出,在反应初始阶段发酵生成S-6-a的起始速率和 时间成线性关系,随后逐渐失去线性关系,这可能是因为葡萄糖对酶的竞争性抑 制作用和底物浓度降低的缘故。在此期间,少数低聚糖副产物也会通过转果糖基 作用而形成。在反应后期,反应速率和S-6-a的降解速度及剩余蔗糖的浓度和 酶的活力有关。反成过程中,S-6-a的最高浓度可达到12%,得率约为58%, 随后S-6-a会慢慢水解,使果糖浓度逐渐上升。由此可见,5-6-3的得率是 处于动态发展中的,其最大得率依赖于果糖转移酶所引起的各种反应。

中国甜味剂网

作者: 中国甜味剂网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不代表立场及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即删除。 广告合作事宜,请联系:133 2802 0789(微信同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 2802 0789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